当前位置 >> 江西农村网 >> 要闻 >> 外省

从三宝乡到阿妹戚托 贵州极贫乡镇的易地扶贫搬迁路

更新日期:2018-09-28 10:19 作者:周强 张兆福 来源:央广网

      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易地扶贫搬迁”通俗地讲,就是指搬离原址、在新的地方安家,具体包括从农村搬到城区及乡镇政府驻地、产业园区、旅游景区、中心村、公路沿线及其他有发展条件的地方。

      事实上,当居住已久地区的自然资源被过度利用而逐渐或者严重退化后,客观上会造成“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这种时候,人口的外迁是缓解贫困、改善环境的最佳选择,这种迁移的方式会促使当地居民的生计资本得到改善,进而增强其可持续发展能力。

      贵州省晴隆县三宝乡是贵州20个极贫乡镇之一,是全国唯一一个实施整乡易地扶贫搬迁的彝族乡镇。

      白天,坐落在墨色、连绵的大山里,晴隆县城不太容易被发现,但到了晚上就不同了,依山而建的县城灯火通亮,格外惹眼。离城区几公里处的“二十四道拐”盘山公路是出了名的。夜里从远处俯瞰,在绸带一样的灯光点缀下,盘旋而上的山路像一副潦草的字画。蜿蜒、险要是这里呈现的“常态”。

      三宝乡地处滇桂黔石漠化集中连片区,距晴隆县城46公里,一路都是陡峭的盘山公路,为避开车子扬起的沙尘,车窗需时刻紧闭着。当天,记者从县城出发到三宝乡,沿途遇上乡镇的大集市,摩托车、三轮车堵在一块,行驶近三个小时才抵达三宝乡。

      三宝乡党委副书记柏杨:交通极其不便,这是唯一一条路,到三宝这里已经是断头路了。山高谷深坡陡是最典型的特点,三宝就在山上,四周都是悬崖。

      三宝乡总人口5853人,人均耕地面积不足1亩,据2016年底统计显示,这里贫困发生率达57%。深谷环绕的三宝乡与外界联通的只有一条断头路,工程性缺水问题也十分突出,再加之用电、通讯、教育等软硬件设施的落后,生存条件非常恶劣。

      晴隆县副县长兼三宝乡党委书记龙汉勇:整个三宝乡的受教育水平相当低,40%以上文盲、半文盲,40岁以上的基本上都没读过书,部分人连写自己的名字都有困难。

      三宝乡党委副书记柏杨告诉记者,三宝乡彝族和苗族人口占比高达98.7%,由于常年深居大山,很少与外部交流,三宝乡还面临一个大问题:近亲结婚。

      柏杨:我们这里的苗族同胞早婚早育现象非常严重。苗族内部联姻非常普遍,就是近亲结婚。我刚到三宝的时候就发现这里的苗族同胞大部分都是一米五几、一米六几的个头,算最高的了,和近亲结婚有很大关系。

      晴隆县副县长龙汉勇介绍说,经过反复的测算和论证,易地扶贫搬迁最终被确定为三宝乡摆脱贫困的唯一选择。

      龙汉勇:当时我们反复地思考,如果在三宝就地脱贫,搞点花拳绣腿,搭点花架子,搞得像花园一样,这是不可持续的,资源有限啊。

      确定好搬迁的总方案,动员工作成了摆在扶贫干部眼前最大的困难,当地百姓的思想观念落后,不少人畏惧城市生活,舍不得离开世代居住的穷山沟。

      之后,三宝乡进行了干部带头搬、“小手拉大手”学生先搬、家长后搬等一系列搬迁尝试。由于彝族、苗族都有自己的民族语言,为讲解清楚搬迁政策,彝族和苗族协会的工作人员也参与进来。最让人意想不到的,全省三宝籍在外工作的62名公职人员全都响应返乡。三宝乡党委副书记柏杨说,各行各业三宝籍同乡,成了现身说法动员搬迁的一支主力军。

      柏杨:三宝籍的、三宝乡在外工作的62名干部全部抽回来了,各行各业的,不一定都是公务员,我讲一万遍他们不一定信,心里有种恐惧感,通过亲属做工作,才取得今天的成果。

      柳仕状是贵州兴仁市中医院的一名外科医生,是从三宝走出去为数不多的大学生,回到老家,八个月和同乡们同吃同住,成了动员搬迁工作的一员。

      柳仕状:我在亲大哥家里住了三个月才把他的思想工作作通,因为我大嫂一个字不识,思想非常保守。我自己的亲属都已经搬完了,想让大山里的亲戚搬出来,这是最好的机会。

      在柳仕状的动员下,有40多户三宝村民同意搬迁,其中,文定江一家七口早早住进了阿妹戚托小镇的新房子。

      无可厚非,搬迁后的出路问题是三宝村民最担忧的。不过,对于文定江来讲,阿妹戚托小镇就业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已经给他和妻子介绍了一份家门口的工作。

      文定江:我以前也是在外面打工,海南、福建到处去,干建筑,都是苦力活。现在回来,政府给安排岗位,不用东跑西跑了。

      晴隆县副县长龙汉勇告诉记者,三宝居民搬迁后的发展规划已经明朗了,配套的产业园区、教育园区已经初见成效,可充分满足搬迁群众的就业、就医、就学需求。

      搬迁后,原来在三宝乡的土地如何处理,也成了搬迁群众的一个心结。结合三宝彝族乡耕地面积少、森林覆盖率高等实际情况,扶贫工作队全力盘活三宝乡土地资源,在原搬迁点上打造起生态养鸡、肉牛养殖、天麻种植3个扶贫产业,让搬迁群众“在县城住新房子、在三宝分票子”。

      现在,搬迁群众居住的阿妹戚托特色小镇和县城连为一体,但又独具特色,二层小楼像梯田一样环绕排布着,红褐色格调,牛角、虎头等民族元素随处可见,为这里增添了浓浓的民族文化气息。晴隆县副县长龙汉勇说,阿妹戚托原来的意思是“姑娘出嫁舞”,是彝族姑娘出嫁前的原生态舞蹈,就源自三宝乡。从三宝搬到县城,为了留住这份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阿妹戚托成了安置点的名字。

      吃过晚饭,小伙子们在阿妹戚托小镇的广场上燃起篝火,苗族和彝族姑娘们围在一起不停地舞动着,艳丽的民族服饰在火光映衬下更动人了。这是搬迁后他们第一次这样庆祝。

编辑:闫冰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