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江西农村网 >> 三农研究

【三农思考】以抚州市东乡区东源村为例看平原地区贫困村脱贫攻坚路径

更新日期:2017-06-06 10:51 作者:郑颖 来源:江西日报

      在赣江、抚河下游,鄱阳湖的东南方,三大水系似巨大的手臂拥抱着江西最广袤最肥沃的平野——赣抚平原。

      抚州市东乡区岗上积镇东源村就位于赣抚平原东部边缘,属小平原与丘陵过渡地带,地势呈东南向西北倾斜,抚河中游重要水利枢纽廖坊水库的灌渠南港、北港径流全村。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5月2日至14日,记者东源“探”源,与村民同吃同住同劳动,深入探寻脱贫攻坚的源头活水,并以此为样本,深刻剖析平原地区贫困村脱贫路径。

    第一章 基本情况

      东源村区位条件尚可,离市县交通主动脉东(乡)临(川)公路约3公里,距东乡城区和抚州市中心城区均约20公里,主要通村公路为965县道,为双向两车道,沥青混凝土路面,路况较好。

      东源村下辖东源、前东源、上余、下于、港背、塘头、慢下、溶湖、杨泗、老赵共10个村小组。耕地面积3356.37亩,林地面积1116.4亩,北港、南港两条河流绕村而过,拥有小(二)型水库2座,山塘水库6座。

      全村共有719户3056人,其中:男性1603人、女性1453人,老人196人、儿童204人;现有党员68人。全村人口可以大致三等分:三分之一在省内务工,三分之一在外省务工,三分之一在村里常住。

      东源村属于临川文化核心区域,底蕴深厚。晚明“四大才子”之一艾南英的故乡近在咫尺。受儒家文化和心学思想影响,东源村民风淳朴,立德讲理,和谐为善,至今沿用着世代相传的乡规民约。近五年,东源村都是零发案、零犯罪、零事故、矛盾零上交的“四零”村庄。

      东源村古朴悠远,不砍树、不填塘,保留了江南水乡余韵。留存有明清古建筑9栋,其中已经修复的有5栋;百年以上的古树13棵,大多为樟树,为祖辈种植的风水林遗存。属于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地方。

      产业方面,东源村的农民传统以种植水稻为生,人均1.09亩地,正常年份,一年可以种植两季,平均亩产900公斤上下,除去种子、化肥等成本,每亩收入1000元左右。东乡是传统的生猪养殖大县,东源村农民也有饲养生猪的习惯,间隙还饲养黄牛、鸡、鸭等,但都属于个人散养,没有形成规模。由于村庄整治及对环境的要求,现在散养生猪的农户日渐减少。林地属于残次林,目前按照抚州市统一部署正在进行封山育林。两座小(二)型水库原来承包给个人养鸭、养鱼,2013年开始怕有污染,水库使用权全部收回。6座山塘水库处于自然状态,供日常灌溉调蓄之用。

      与大多数农村一样,务工是东源村村民主要收入来源。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村里陆续有人出去务工,地点集中在广东、浙江、福建等邻近省份和附近城区。20多年下来,也形成了几个沿袭相传的务工项目。溶湖小组的村民主要靠做卤菜的好手艺,在福建厦门等地开熟食加工店或餐馆帮厨;东源、塘头、下于等小组的村民多到景德镇、广州等地学做瓷器、木雕销售生意。

    第二章 贫困情况

      地处平原,东源村拥有不错的区位优势和土地资源,为何还摆脱不了贫困?主要原因是地势低洼:

      北港、南港两条河流经东源村时成了“地上河”,地势比全村所有土地还要高,致使村里雨天容易涝、晴天容易旱。每年六七月间,常常是眼看着地里的水稻要丰收了,一场大雨全泡汤了。据村里老人回忆,最严重的是1998年,大水把整个村都淹了近1米深,快要成熟的水稻几近颗粒无收。地势低洼还导致东源村地下水杂质含量高、水质差,长期饮用不达标的井水,村民身体健康受到影响。

      除了自然条件,基层组织薄弱也是原因之一。以前的东源村党支部设在废弃的村小学里,院里杂草丛生,旱厕臭气冲天。村“两委”、村小组干部年龄普遍偏大,工作点子不多、干劲不足,有时连开会人都到不齐。

      基础设施薄弱,给村民生产生活带来严重障碍,造成该村底子薄、发展不足,没有像样的产业,村集体经济几乎为零。2014年,人均纯收入只有5866元,仅为全区平均值的55%,被列为省级“十三五”规划扶持贫困村。

      根据2015年的统计,东源村共确定建档立卡贫困户24户34人,其中:按联户类别分,重度贫困户10户10人、中度贫困户12户20人、一般贫困户2户4人;按致贫原因分,因残致贫6户11人,因病致贫8户11人、因缺劳动力致贫10户12人。

      我们选取了其中具有代表性的6户贫困户进行典型调查:

      (一)东源组的陈丽娇是全村公认最穷的。

      1.基本情况:陈丽娇53岁,大儿子13岁、小儿子7岁,低保户。

      2.致贫原因:2012年重病的丈夫撒手而去,留下十几万的债务,两个孩子年幼,缺劳动力。陈丽娇本人身体状况不好,患有胃病,常年离不开药,每个月药费200元左右。

      3.生产生活资料:耕地面积3亩,全部流转。住房是丈夫在世时修建的2层混凝土砖房,140平方米,一直没钱装修,房间连门都没有安装,墙面还是水泥的灰色,家用电器有电视、电饭煲、电风扇。

      (二)下于组的徐易兰是所有贫困户中年纪最大的。

      1.基本情况:90岁,1口人,低保户。

      2.致贫原因:无儿无女,丈夫早亡,自己独居,完全丧失劳动能力。本来可以去敬老院养老,但老人恋土重迁,不肯去。

      3.生产生活资料:耕地面积0.8亩,全部流转。住房为2016年政府代建的28平方米平房,简单装修,家用电器有电饭煲、电风扇。

      (三)塘头组的李汗龙是因病致贫典型。

      1.基本情况:74岁,2口人,低保户。

      2.致贫原因:李汗龙患有心脏病,需要安装心脏起搏器,但考虑到年纪较大,采取保守治疗,每年药费大概需要2000多元。2014年,71岁的妻子又被查出患有胃癌,化疗手术先后花费4万多元,现在家吃点中药,每年药费2000多元。李汗龙和妻子有2个女儿,一个女儿外嫁,一个女儿和老两口生活,缺劳动力。

      3.生产生活资料:耕地面积1.8亩,自己耕种。年初,响应村里秀美乡村建设,李汗龙把自家120平方米的危旧房拆除了,现暂时借住在女儿家。政府承诺资助他建新房。

      (四)港背组的李全明是因残致贫的典型。

      1.基本情况:39岁,1口人,低保户。

      2.致贫原因:从小有精神障碍,自闭,智力残疾。患有肺气肿,做点粗活就喘气,没有劳动能力。

      3.生产生活资料:耕地面积0.8亩,父亲代为耕种。平时和78岁的父亲生活在一起,由父亲照料生活。住房为上世纪90年代修建的砖瓦房,家里有电视、电饭煲、冰箱等基本生活电器。

      (五)老赵组的赵龙祥是丧失劳动力致贫的代表。

      1.基本情况:70岁,1口人,五保户

      2.致贫原因:赵龙祥未婚,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越来越差,劳动能力下降,逐渐成为贫困户。

      3.生产生活资料:耕地面积1.5亩,全部流转。自己独居在祖辈留下的祖屋里。家里有电视、电饭煲、燃气灶等生活器具。

      (六)杨泗组的王东华是贫困户中有劳动能力、没有就业的代表。

      1.基本情况:32岁,2口人,低保户。

      2.致贫原因:王东华小时候因为患病,落下轻微的智力残疾。平时和双眼失明的75岁母亲生活在一起。几次出门打工,都因智力所限被拒,只能靠种田为生。

      3.生产生活资料:耕地2.1亩,自己耕种。居住在上世纪90年代修建的砖瓦房里,家用电器有电视、电饭煲。

    第三章 脱贫举措

      (一)基础设施建设

      为了解决致贫的根源性问题,在各级帮扶单位的支持下,东源村修建了8座提灌站,修建修复村庄内外排灌沟渠约15公里,彻底解决了东源村内涝干旱问题。同时,在村居住的496户安装了自来水,解决了饮用水安全问题。

      东源村翻新建设机耕桥3座,加固水库2座。10个村小组到村委会均为宽3.5米以上的水泥路,并修建了环村小组水泥路,实现了入户道路硬化;建设水冲式厕所300多户,水冲式公厕13座;实现电、电视、宽带入户;新建了村卫生室、村小学,以及休闲娱乐广场、农家书屋、健身广场、综合文化活动中心、农村电商平台等一大批公共服务设施。

      (二)基层基础建设

      2015年,镇党委利用村“两委”换届的契机,积极选配能人强人,建立起一个年龄层次优化、知识阅历丰富、充满激情的村“两委”班子。目前,村“两委”共有干部5名,其中村党支部书记饶文辉40岁,为驻港部队退伍士兵。

      新任村干部上任后,首先增强的是服务意识,干部们从原来的“走读生”变为“留学生”,改值班制为常驻制,不断优化服务方式,小事不出村、大事帮代办,确保脱贫攻坚工作有人抓、有事抓。

      为保障东源村脱贫攻坚,市区为村里派驻了连心小分队。2015年,抚州市开展了“四进四联”活动,组建连心小分队到各贫困村进行帮扶。抚州市财政局作为东源村的定点帮扶单位先后派出了3批共6名同志,全部脱产赴东源村进行帮扶,每季度在村里居住时间不少于50天。

      (三)产业发展

      目前,东源村已初步建成光伏发电、莲藕种植、果业种植、肉鸡养殖等四大产业。

      1.光伏发电

      光伏发电产业是省里统一实行的一项惠及贫困户的政策。对于贫困户而言,自己什么也不用出,就可以领到一笔固定的收益。这项政策本来是针对贫困户中的失能弱能或贫困残疾人实施的,东源村把这一产业实现了贫困户全覆盖。

      为承接好这一产业,东源村成立了前源光伏农业专业合作社、源东光伏农业专业合作社,建设标准为每户5千瓦时,总装机容量达120千瓦时。2016年年底已全部建成投产。光伏发电的设备及安装资金主要以贫困户的名义,通过扶贫信贷通向金融机构贷款,每户贷款2.4万元,总共筹资57.6万元。光伏发电电价,政府以0.98元的价格并网收购,发电所得款项,60%用于还贷款,40%作为贫困户的红利。

      今年一季度的发电量已经统计出来,除去偿还贷款,按照发电量,每户贫困户获得分红442元至1327元不等。

      2.莲藕种植

      在考察了东源村的土壤、环境等各项因素后,2015年,东乡区鸿阳农产品种植专业合作社到村里流转了260亩土地种植莲藕,土地流转费用折算为每年每亩400斤稻谷的价格(东源村土地流转费用都为此标准)。以“公司+合作社+农户+贫困户”的形式,带动当地5户农民入股。区里给予合作社10万元的扶贫产业发展基金,作为回报,合作社每年给予24户贫困户一定补助,直至2020年。

      合作社种植的是花旗莲藕,口感好、产量高,亩产可达4000公斤。每年5月就陆续有新鲜藕带上市,年底莲藕进行集中采摘。合作社还在区里建立了食品加工厂,把市场销售剩余的莲藕加工生产成藕粉,藕粉出厂价格为每公斤7元。

      莲藕种植过程中,需要大量人力进行栽种、除草、施肥、采摘等田间管理,用工标准为男工100元一天,女工每人80元一天(东源村临时用工基本都是以此为标准)。去年,莲藕种植获得丰收,贫困户每户获得1000元补助,合作社同意今年将补助提高至2000元。

      3.果业种植

      2016年,深圳七天果辰实业公司承包了村里26个大棚,种植百香果。同时流转100亩土地发展脐橙种植,公司平均每亩先期投资300元用于挖穴、挖沟、整地。脐橙种植一般第三年可以挂果,为了提高收益,公司还在树苗下套种西瓜。

      果业种植采取“公司+基地+农户+贫困户”的形式,带动了5户农民。区里支持了公司10万元的扶贫产业发展基金,作为回报,公司把24户贫困户全部吸纳为股东,每年分红,直至2020年。目前公司在该项目上没有产出,还未进行分红。

      4.肉鸡养殖

      东源村把社会帮扶资金、定点单位帮扶资金、产业发展资金总共110万元集中起来,2016年10月开始建设“飞天凤”肉鸡养殖基地。这个项目的选择是经过多方考察的结果。村干部和连心小分队一起远到崇仁县白陂镇赵家村、近到邻近的嵩湖乡江下村取经,最后,和市级农业龙头企业抚州龙鑫生态养殖公司签订合作协议。企业出鸡苗、供饲料、管防疫、包销售,村里只负责饲养。

      养殖基地目前建有8个鸡棚,一次能饲养鸡苗3.3万羽,1年可以养3批,预计年饲养量10万羽,每养成一只鸡基地可以获得3元报酬,按成活率92%计算,一年的净收入大约有27万元。这部分收益, 50%作为分红分给贫困户,50%留存村集体经济。

      目前,村里专门聘请了两名有经验的村民负责肉鸡饲养,每月每人支付工资3000元。5月17日,第一批3万多羽鸡苗已经进棚。

      (四)就业扶贫

      东源村建立了就业帮扶对象基础台账,2016年实施农民职业技能、使用技术能力培训56人次,主要培训项目为黄牛养殖、蔬菜种植、果树管护等。

      贫困户当中,有就业需求的只有王东华一人。因为智力轻微残疾,一直找不到工作,后来,村委会介绍他到一家当地人开办的木雕销售企业当保安,每月收入2000元。

      (五)危旧房改造

      据统计,东源村2014年危房改造8户,2015年危房改造12户,2016年危房改造1户。

      资金主要是上级下达的政策性危房改造补助资金,个别农户由村小组给予一定补助。新建、翻建房由村委会、村小组组织代建,每户平均投入1.45万元,建设面积25平方米左右,实施交钥匙工程;维修的则根据维修情况给予相应补助。

      (六)社会保障

      东源村现有五保户10户10人,低保户64户85人。2016年以来,因户口迁出、死亡销户、购买社保等不符合政策因素剔除减少13人。根据“应退尽退、应保尽保”的要求,东源村加强了对低保户的动态管理,把原先符合条件但未纳入低保的9名贫困户纳入其中,至此实现了贫困户最低保障全覆盖,兜住了贫困底线。

      (七)健康扶贫

      东源村的贫困户中,有残疾人6户11人,生大病的8户11人,因病因残致贫的比例高达67%,“大病一场,小康泡汤”的传闻不虚。为了解决这一难题,今年区里按照每人90元的标准,给贫困户统一购买重大疾病商业补充保险。同时,提高贫困人口新农合住院和门诊慢性病保障水平、贫困人口新农合大病保险补偿比例。东源村还新建了村级卫生室,加强了群众的日常保健、指导就医的功能,确保小病不出村。

      以贫困户赵接喜去年12月在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看的一次心脏病为例,他得的是慢性风湿性心脏病,住院一周,总费用为6218元,报销了55%,自己花了2798元,而普通新农合大病保险的补偿比例只有50%,为此他少花了311元。

      (八)教育扶贫

      目前,贫困户中有未成年子女需要上学的,只有陈丽娇的两个孩子,一个13岁,在岗上积镇中学上初一;一个7岁,在东源村村小上一年级。两个孩子还属于义务教育阶段,上学的钱全部免费,就连校服、文具等教育额外支出都由帮扶单位解决了,不存在上学难的问题。

    第四章 群众奋斗

      先了解一下上述6个典型贫困户2016年的收入情况:

      1.陈丽娇:搞保洁的工资4800+基地做零工收入2200元+土地流转费1800元+1人享受低保金2280元+莲藕基地补助1000元+帮扶单位慰问金1200元+教育慰问金600元。3口人,人均4626元。

      2.徐易兰:土地流转费500元+低保金2280元+养老保险金1560元+莲藕基地补助1000元+帮扶单位慰问金1200元+村小组慰问金800元。1口人,人均7430元。

      3.李汗龙:粮食种植收入2000元+涉农直补268元+基地打零工收入2000元+1人享受低保金2280元+莲藕基地补助1000元+帮扶单位慰问金1200元+纯女户计划生育补贴1200元。2口人,人均4974元。

      4.李全明:粮食种植收入800元+低保金2280元+莲藕基地补助1000元+帮扶单位慰问金1200元。1口人,人均5280元。

      5.赵龙祥:土地流转收入900元+五保户分散供养金3480元+养老保险金960元+莲藕基地补助1000元+帮扶单位慰问金1200+区委组织部慰问金2000元。1口人,人均5160元。

      6.王东华:粮食种植收入2200元+打工收入24000元+母亲的养老保险960元+1人享受低保金2280元+帮扶单位走访慰问金1200元+莲藕基地补助1000元。2口人,人均15820元。

      从这些贫困户的收入情况中,我们可以看到除了几个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贫困户,其余都在想办法自己努力。在他们身上,总能看到勤劳、善良、淳朴的传统美德在闪光。

      已经80岁的赵接喜,唯一的女儿远嫁外乡,如今和老伴住在一栋上世纪70年代修建的老房子里。房子虽然有些旧,但被老人收拾得很干净。老人不仅种了3亩多田,房子的前边、左边、右边还各建了一个小菜园,里面种满了菜。老人还养了一头牛,4只母鸡和16只小鸡。对于自己的“闲不住”,赵接喜的解释是:“现在党的政策好啊,吃穿不愁,但我身体还可以,不能总坐在家里等吧,能做一点是一点。”

      陈丽娇除了承包了村里的保洁工作,每月收入400元,还经常到基地拔草,每天赚80元。在陈丽娇家有个小账本,清楚地记着欠钱和还钱的情况,最近的一笔是还了她小姑子的2000元钱。靠着政府的补贴,自己辛苦务工,加上生活的节俭,陈丽娇硬是还了好几万元的债务。“当初借钱给我们的都是亲戚朋友,这些钱也是他们的血汗钱,我要是不还,晚上睡觉都睡不着。”陈丽娇说。

      今年,村里搞秀美乡村建设,其中一项重要工作就是拆违拆临,把老旧失修、常年不用的房子和牛栏猪圈全部拆掉。刚开始,大家想着能占一点是一点,谁都不愿意拆。这时,贫困户李汗龙主动找到村里,拆除了自家120平方米的危旧房。很多村民因此受到触动,村里拆违拆临工作得以顺利推进。李汗龙说:“我有现在的好日子全靠政府,我做不了更多的事,拆两间危旧房子,支持政府的工作还是可以的。”

    第五章 一些思考

      东源村,作为一个平原地区贫困村的代表,它存在的很多问题是其他平原贫困村的共性问题。

      就整体而言,这类贫困村区位条件相对较好,资源禀赋不会太差。但因为存在着制约发展的“大短板”,造成了贫困现象。这类“大短板”大体有两类,一类是“硬件”方面,在自然条件或是交通条件上存在“软肋”。像东源村就饱受地势低洼之苦。另一类是“软件”方面,基层组织软弱涣散,战斗力、凝聚力不强。东源村几年前就解决了排涝灌溉的问题,但为何依然摆脱不了贫困,之前的村级组织较弱是症结所在。

      因为有先天优势打底,平原地区贫困村一般贫困程度不会太深,只要我们补齐这些村的“短板”,精准识别、精准施策、狠抓推进,脱贫攻坚不是难事。而这其中,最为核心的是精准。精准识别是前提,精准施策是关键。

      东源村的实践启示我们,只要以精准的办法,找到并疏通“源头”,源源不断地引机制、产业“活水”来浇灌脱贫土壤,定能开出致富之花、结出小康之果。

      (一)民主评议,精准识别,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在精准识别上,东源村没有简单地以计算群众收入情况为标准,而是主要采用民主评议的方法来确定贫困户。“老百姓家到底有多少钱,是算不清的,但他到底穷不穷,大家都清楚。”平原地区的群众,大家一般聚居在一起,抬头不见低头见,谁家什么情况,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用民主评议的方法来确实贫困户,让大家心服口服。

      (二)因地制宜发展产业,劣势变优势。地势低洼,种水稻有风险,是东源村致贫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产业脱贫过程中,东源村因势利导,选择了不怕水淹,适合当地种植的莲藕作为突破口,引进专业的莲藕合作社,带领群众种植莲藕。在合作的方式上也采取“公司+合作社+农户+贫困户”的方式,有效规避了贫困户的风险,种植当年每户贫困户就获得1000元的补助。

      在扶贫产业的选择上,东源村也是走过弯路的。前几年,看到别的村种大棚蔬菜,东源村各方筹资也建起了26个蔬菜大棚,免费给贫困户种蔬菜,可有的缺劳动力种不了,有的没技术种不出,有的愁销路卖不出。这些失败的经验,给东源村的村干部们好好上了一课。

      (三)做大做强村集体经济,提供可持续发展动力。在东源村的产业布局上,有一项产业很有意思,那就是“飞天凤”肉鸡养殖。这个产业没有采用当下比较流行的“公司+合作社+农户+贫困户”的模式,而是由村委会直接负责,直接经营,获得的收益除了50%分给贫困户外,剩下的50%都归村集体所有。这样一来,村里发展有了自己的产业,也有了后劲。

编辑:刘建明